乏味

上升的星星

在初二的时候我坚信自己最多还能活两年时间,绝对不会活到成年

<男朋友与他的情人们>


      A的男朋友B爱上了「独角兽」,这种只在幻想故事中出现的神秘生物。在买了堆满一整个床的玩偶后,发现只是收集玩偶并不能满足自己,于是他开始在现实中寻找它们的踪迹。有一天A在留有昨晚温存的床上醒来,B就像夜晚的情欲一样随着黎明的到来消逝了,他怎样都找不到B,无论是手机还是sns,都联系不上,就连给警局上报的失踪人口讯息也音讯了无。
      B失踪满一年零二十三天的时候,他终于接受了现实,心想B大概是踏上了寻找独角兽的征途了,于是没再进行无意义的搜寻工作了。之后一直按部就班地工作,吃饭,睡觉,独自迎来每一个黎明。也没有另寻恋人,因为没有那个需要,这一年多以来他全身心扑在寻找B这件事上,兴趣爱好和社交全部被搁置,就连性欲都减少了很多。
     在一个清闲的周日,他把B留下的独角兽玩偶都搬到床上,认认真真地依次打量,即使与它们圆溜溜的大眼睛对视十分钟之久,他也无法理解其魅力,转身去做大扫除了。结束后他累得忘了这些玩偶,闭眼倒在床上,接触到出乎预料的触感时他突然泪水盈眶,干脆就在独角兽的簇拥下睡着了。此后他每日都与这些玩偶同睡,冬天甚至不需要暖宝宝。 
  在一个睡意朦胧的清晨,A听到房门被打开的声音,随之冰冷的空气入侵了房间,一个风尘仆仆的人钻进了他与独角兽之间的空隙。

虽说“透过一个人的文字能看出他是个怎样的人” 这一说法一般情况下是没错啦,但你怎么能肯定作者不是在撒谎或者在做模仿游戏?

还是回到这里了

都说巫师的逻辑很烂,当个想学好数学的巫师可真是太难了。

好暖 甜到酣(原以为是毒鸡汤)

悖悖论:

幸福就是听到圣诞音乐

留着占草稿箱的空间,还是发出来好了

很久没有来这里了> <
不由得感叹一下,一年内真是会发生很多事。现在心态比以前好很多了,很安定,怎么说呢,果然在进入一个安定的生活前会经历一段精神暴动期(虽说我并没做出什么大事)。
现在倒是有点怀念之前自找苦吃的时期了,至少那时候考虑的事情主题单纯,真的时时刻刻都感到痛苦,像是摊在秃地上被阳光暴晒那样的感觉。
虽然有点觉得那时候的想法蛮好笑的,但也不会去否定那段时光对我带来了很大影响,就像被烟头烫伤的皮肤,过久了不会再次感受到被烫时的痛,不过那道疤痕不会消除。
因为一些原因,我有点畏惧未来,害怕那会是我所不能承受的;比起未来的光亮,有时候更愿意祈求过去的黑暗。
这样说来,我倒是一点也没变,一直都是个胆小鬼。
July,21,2016

呃,突然想起了刚接触网络时沉迷QQ漂流瓶的那段日子。那时候玩得不亦乐乎,现在想起,都不能理解当时怎么会和一个个陌生人聊的这么欢,也许是因为和一个素未谋面的不知道年龄的人聊天很有新鲜感也很有趣,也不在意对方说的是否属实,反正开心就好。

crush这个词很美,出于私心,我偏爱用其描述女生对女生的情感; )

很久没有来这里了> <
不由得感叹一下,一年内真是会发生很多事。现在心态比以前好很多了,很安定,怎么说呢,果然在进入一个安定的生活前会经历一段精神暴动期(虽说我并没做出什么大事)。
现在倒是有点怀念之前自找苦吃的时期了,至少那时候考虑的事情主题单纯,真的时时刻刻都感到痛苦,像是摊在秃地上被阳光暴晒那样的感觉。
虽然有点觉得那时候的想法蛮好笑的,但也不会去否定那段时光对我带来了很大影响,就像被烟头烫伤的皮肤,过久了不会再次感受到被烫时的痛,不过那道疤痕不会消除。
因为一些原因,我有点畏惧未来,害怕那会是我所不能承受的;比起未来的光亮,有时候更愿意祈求过去的黑暗。
这样说来,我倒是一点也没变,一直都是个胆小鬼。